<menuitem id="rldlt"><dl id="rldlt"><address id="rldlt"></address></dl></menuitem>
<ins id="rldlt"><noframes id="rldlt"><cite id="rldlt"></cite><ins id="rldlt"></ins>
<menuitem id="rldlt"><video id="rldlt"><menuitem id="rldlt"></menuitem></video></menuitem>
<ins id="rldlt"></ins><ins id="rldlt"><noframes id="rldlt"><ins id="rldlt"></ins>
<ins id="rldlt"></ins>

收藏

340227

瀏覽數

分享到

突發:上海證大解聘全部員工 | 新聞熱點

文 / 大宗內參2019/8/12 18:09:53
一輪下崗潮正在逼近……

編者按:一輪下崗潮正在逼近……



毫無征兆的,上海一家規模頗大的私募公司,疑似發布了解聘全部員工的郵件。

證大財富旗下上海證大投資咨詢有限公司向全體員工發郵件稱,根據政府監管要求,即日起公司暫停所有貸款新增業務,保留正常的貸款催收,并決定提前終止公司總部及下屬全部分公司人員勞動合同。公開資料顯示,上海證大投資咨詢有限公司在全國有135家分公司,員工數千人。
郵件稱,暫停新增貸款后,公司貸后資產管理正常運行,各分店資產賬戶移交至總部催收部門統一管理。

以下是郵件全文:


關于上海證大投資咨詢有限公司提前終止全體員工勞動合同關系的通知

上海證大投資咨詢有限公司全體員工:
根據政府監管要求,即日起本公司暫停所有的貨款新增業務,保留正常的貨后催收,并決定提前終止本公司總部及公司下屬全部分公司人員勞動合同。現將有關事宜通知如下:
一、公司貸后資產管理正常運行,門店現有管理的資產賬戶全部移交至總部催收部門統一管理。
二、即日起公司(含分公司)與員工簽訂的勞動合同,均于2019年8月12日終止。員工的薪酬結算至2019年8月12日,社保公積金繳至2019年8月;
三、公司支付在職員工終止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
1、補償標準和計算:截止2019年8月12日,連續司齡每滿一年支付一個月工資的標準作為經濟補償,六個月以上不滿一年的按一年計算;不滿六個月的,按半個月計算。
如果月工資高于勞動合同履行地直轄市、設區的市級人民政府公布的本地區上年度職工月平均工資三倍的,按三倍的數額支付,支付經濟補償的年限最高不超過十二年。其中,月工資標準為員工勞動合同終止前12個月的平
均工資。
2、終止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發放時間節點為:8月20日支付補償金總額的50%,9月15日支付25%,10月15日支付剩余25%。
3、已簽訂終止勞動合同經濟補償協議但尚未支付的員工,補償金發放時間節點按上述第2條規定的標準支付。
四、關于“退工單”
總部員工“退工單”統一到人力資源部領取,如9月10日前未領取,人力資源部將快遞至戶籍地址;分公司員工“退工單”人力資源部會分批次EMS快遞到住戶籍地址,如需快遞至分部或個人住址,請在8月20日前郵件至HR溝通郵箱。
五、關于離職交接手續
員工應按本公司規定和要求向公司的職能人員移交資料和進行離職前的賬戶審計工作;未按規定進行離崗前工作交接的,公司有權暫緩支付經濟補償金;如造成公司損失的,將承擔賠償責任。

上海證大投資咨詢公司


截至到目前(2019.8.12 下午3點半),上海證大的官網還是能打開的。

公開資料顯示,上海證大投資咨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注冊資本1960萬元,法定代表人為張艷華。公司股東為上海證大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上海澈舜商務咨詢有限公司及張艷華,實際控制人為戴志康。


戴志康為證大集團創始人,其投資范圍較廣,包括地產(證大五道口、證大大拇指廣場、證大喜馬拉雅中心、證大九間堂)、金融(證大金服、西部信托)、文化(上海喜馬拉雅美術館、證大文化、大觀舞臺)、互聯網網(喜馬拉雅FM)等等。

戴志康旗下的證大財富創建于2011年10月,旗下主要有3家子公司:上海證大投資咨詢有限公司、上海證大大拇指財富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證大愛特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截至2018年,證大財富共有員工8000多人。


其中,上海證大投資咨詢有限公司為理財資產端,主要為證大財富推薦借款人,提供借款咨詢服務。
目前,上海證大投資咨詢有限公司在全國共設有135家分公司。初步估計,上海證大投資咨詢的員工人數應在5000人以上。

相關閱讀:

今年5月《中國經營者》對戴志康做了專訪《“跨界投資人”再出發》以下是相關內容:

劉:從金融到地產到文化藝術到大健康,您在每一次跨界的過程當中,您判斷的基準是什么,如何選擇落地的抓手?

  戴:因為我的職業起步是做投資,投資都是對未來而不是對過去。過去好的東西,價格都在那兒,只有對未來的東西,大家評判彈性會非常大。你需要有本事能夠對未來看好,但是當下不怎么被人重視的,那一定是便宜的,所以做投資家要永遠對未來進行思考。思考多了就慢慢成為一個哲學問題。我在人民大學學金融,在清華五道口學的也是金融,到了上海2000年前后我到復旦學了科技哲學。因為在投資界待久了,我發現偉大的投資家都是哲學家。

  劉:那您在2015年當時徹底地放棄掉房地產領域,當時您是感受到了大勢中的哪些東西,讓您非常堅定地做出了這樣一個決定?

  戴:有客觀和主觀。客觀是過去我在房地產這個行業“玩心”太重,作為企業家我要回到我能夠發揮和體現自身價值的新的場景。主觀上就是自己覺得“我不能就這樣吧”,想當年也是跟現在商界那些大牌一起起步的,人家做得那么成功,自己那么地“不成功”,我是不是還得折騰一點讓他們想不到的東西,未來再回來。所以一定要尋找未來。

  大健康產業需要有科技做抓手  劉:現在我看到證大的介紹中,您的布局中有金融投資、文化藝術、大健康。在這些領域當中,您現在個人時間精力用得最多的是哪一塊?

  戴:真正要走向一個未來產業,最好輕裝上陣,干一件事。

  劉:那您覺得接下來做的,您的出路在哪里呢?

  戴:實際上我自己的出路,我已經在幾年前想明白了,就是要做大健康產業,要做自主研發的科技。這就是我三年前已經開始布局的,大健康背后要有硬的抓手:科技產品。生命科學的源泉在哪里?我認為生命科學最偉大、最有效的來源是中國的中醫。所以中國傳統文化和傳統醫學里面蘊含著未來的科學,并且會對整個科技革命帶來新的推動。

  劉:所以現在您在古代科學智慧寶庫中樂此不疲地汲取養分。

  戴:學習不僅僅是我自己學習,我找到了在這個領域里面有成就的一批科學家。

  劉:所以我發現其實您是左手投資右手實業,在有一些領域您自己就參與進去了,互相學習。蘇院長,聽到現在您對戴總現在在做什么的疑問慢慢解答開了么?

  蘇:我大概明白戴總最近在忙點什么或者在思考點什么。他認為大健康里面有很多科學技術的內涵,可能這也是他目前著力去做、去推動的一件事情。這個我覺得也很有新意,給我們整個國學的發展,給我們傳統文化的繼承開辟了新的領域。

  小資金撬動大市場

  劉:2011年,戴總您力排眾議,再次投資了連環創業者,喜馬拉雅FM聯合創始人余建軍。2013年,喜馬拉雅FM正式上線,目前喜馬拉雅FM擁有4億手機用戶,在2018年完成最新一輪4.6億美金融資后,估值超過200億元,處于國內在線音頻市場的第一梯隊。在投資喜馬拉雅FM的過程中,您遇到了哪些機會和挑戰呢?

  戴:實際上我職業生涯27年只有前9年是純做投資,我想做一個創投家,自己創業和投資合在一起做,到一定時候我會投到一個集中的地方來,然后自己經營發展這樣一個產業。我做喜瑪拉雅中心房地產的時候,我就覺得我們不能落下那個時代虛擬空間、互聯網、電子商務這些代表,所以我就去投了一個喜馬拉雅FM。

  劉:這個創業的想法源于您還是源于余建軍先生?

  戴:源于我,我把他找來。

  劉:為什么您覺得他能做成您心中的這個虛擬空間呢?

  戴:他已經創業做了好幾樣東西,雖然不怎么成功,但他是一個連續創業者,一個屢戰屢敗還繼續戰斗的人。而且他比我們年輕,又是科技界的人,而我只是一個有想法的房地產商,所以一定要找到這樣一個團隊,去實現我對于互聯網虛擬空間的夢想。但最后他們做的不一定是我所想的,他們走了他們的路,我全力支持,不干涉他們。

  蘇:跟您的設想還不太一樣,可以告訴我們當中的差異在哪里么?

  戴:一開始我想做的是虛擬空間,類似現在AI人工智能這樣的想法。

  蘇:過于超前了。

  戴:推動這個需要更大的投資,可能要熬更長的時間,感覺撐不起,所以就立刻轉型,從互聯網轉向移動互聯、手機互聯,做面向用戶端的產品服務。所以想到了做語音,它有一個很大的特點就是伴隨性。我們在做到三億用戶的時候,我們總共投資用掉5、6個億的現金,同時代那些做視頻網站的,幾十億上百億的投資已經進去了,而我們才幾個億。這個就給我們這些資本相對比較弱的人一個機會進入。投資選擇也要有這樣的匹配,找到巧勁。

  劉:不敢跟大佬聊天,王健林說1個億是一個小目標,戴總說5、6個億是一個資本比較弱的狀態。

  戴:這5、6個億是在7到8年里面用的,不是一年里面用的。

  劉:其實它的投入是非常小的,尤其是相對那么大的用戶量。

  戴:對,作為一個大平臺,沒有一個平臺不是投資幾十億幾百億來做的。

  蘇:所以您還是用一個比較小的,相對比較少的投資,獲得了一個很好的產出。

  戴:對。

  創業者要大氣 有犧牲和包容精神

  劉:我聽說的故事是,在余建軍先生前幾次的創業過程中,好像您也一直都投資了他?

  戴:不是,我對他是投了兩輪(喜馬拉雅FM),但之前他有別的創業。

  劉:那個時候是因為您找不到別的團隊,只能投他了,還是說您覺得他身上有成功的特質和基因?

  戴:也不是,我做投資不是到處分散投資,我看準了一個方向就走到底。這個人如果沒有被否定,他做錯了眼前的事,沒關系,再做。因為本身我們要插進去做互聯網,這過程中是要試錯的,沒有什么事情是一下子成功的。尤其是跨界,所以要有一點彎路,允許試錯。不要想著只要成功不要一點錯誤,沒有這樣的人生。

  劉:那作為一個投資人,在選擇您的這些投資標的的創始人的時候,您比較看重他們身上的哪些特質?

  戴:首先創業者要大氣,不要斤斤計較,雖然做企業做經營要講究,比如細節的管理,但是我會覺得一個人如果能夠按照最簡單的方式解決事情,那么這個人可用。

  蘇:中國不是有句古話叫親兄弟明算賬么,從管理學的角度您在一開始不也是要把權責利分清楚么?戴:那也不完全,我們創業的時候我是大老板,我占股65%,他們占30%多,但后來慢慢退出。我覺得這個團隊很有領導力,他們能領導這個企業,那就讓他們來領導,做大股東。

  劉:那除了大氣之外呢,創業者還需要有什么特質?

  戴:當然所有創業者還需要有犧牲精神、要有包容精神,不同的行業要求也不盡相同。

  投資藝術品更看重文化傳播的成功

  劉:還有一塊,是在文化藝術領域當中,您打造的藝術品交易平臺叫做喜馬拉雅藝(交藝網)。其實近幾年很多人也在嘗試做平臺,但幾乎都是風聲大雨點小,很少有人能夠做出來,似乎到目前為止還沒有。

  戴:這是一個大的難題,不是輕易能做的,尤其是它的非標準化、它的價值評估方式,所以我也不認為這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們也是帶著戰戰兢兢,不要花特別大的錢來亂搞,就是慢慢來。

  劉:我的感受是,您似乎在用一種金融的方式在做它,包括看到您做的一些指數,是不是用您金融學的背景,以一些量化的數據把這些藝術品非標的東西去表達出來?

  戴:對,是的。

  蘇:現在也有很多這種藝術品交易平臺,其實做得并不好,也沒有什么交易量,魚龍混雜。

  戴:很多藝術品交易平臺都還停留在工藝品、低價值的層面上,越跟物質靠得近的就越容易評估。越是精神價值、藝術價值越高的東西越難評價。

  劉:但您想做點難的?

  戴:對,我想做點難的,這要求必須對金融交易和對藝術價值同時理解的基礎上,再加上互聯網的方法,才有可能把這個事情做成。

  劉:它有可能成為藝術品領域中的另一個喜馬拉雅FM嗎?

  戴:我們還在艱難的孕育過程當中,還沒有真正出生成為一個“壯男兒”。

  劉:但您對它的愿景呢?戴:我對它的期待不是商業的成功,而是說文化藝術傳播的成功。從商業性來說,它不是一個大產業,就是你全壟斷了,這個產業也不算最大。

  劉:您不是把它當生意,而是當您興趣愛好的延伸?

  戴:一個興趣愛好的發展,把過去對文化藝術的愛好和追求有個交代。

  牛市里面要傻一點

  劉:我們知道戴總您對二級市場非常地關注,據說去年八月份您就開始呼吁可以去買入了,那對于后續發展您怎么看待呢?很想聽聽您的解讀。

  戴:我從資本市場的創立就開始參與了,創建資本市場是在計劃經濟時代,開的一個小口子。即使在市場經濟時代允許炒股也是在整個大金融市場開的一個小口,一直把它當作實驗試驗來看。我認為未來中國要搞科技創新,就要有人來買科技股。過去中國資本市場沒有能力來發展承載這樣的一些產業,所以很多好公司都到海外去上市了,而這次國家搞科創板,同時搞注冊制改革,是真正來抓資本市場的核心,來為未來的時代營造真正的中國環境。所以買股票,買別人的股票也有機會,自己去做創新、做科技企業,也有機會,所以這兩邊我都可以抓。

  劉:我們再替觀眾朋友提一個小問題,我們看到郭廣昌先生在(2019年)綠公司年會上說了一句話,股市3000點的時候你該貪婪,股市6000點的時候你該恐懼。那以您在金融界的專業經驗,您對頂部有沒有一個預判?

  戴:現在根本不用想著頂,一路都可以買。

  劉:買到什么時候該恐懼呢?您同意郭廣昌先生說的3000點該貪婪6000點該恐懼?

  戴:這個看具體情況,因為股市都是階段性往上走的,如果是個大牛市,它也會有階段性。如果每次非得要找到這個階段性的頂,有本事可以這么做,沒本事就傻傻地等個二三年、三四年。

  劉:因為大勢來了,這個勢態不會輕易地扭轉。

  戴:對,大勢來了,最“傻”的人賺大錢,太聰明的人往往不掙錢。

  劉:那您覺得您是聰明的人還是……

  戴:我做股票要傻一點,創業的時候聰明一點。牛市里面要傻一點,熊市里邊睜三個眼睛也恐懼,也跑不贏。

  未來新興產業有投資機會

  劉:目前如果我們從產業投資角度捕捉一些戰略機會,您會有哪些戰略建議呢?

  戴:因為我在思考未來,比如證券市場的機會一定建構在新興產業的興起。周期性的傳統產業在今天和未來的十年八年,都會處于調整期,股票市場、資本市場要真正起來要有新的產業、新的企業。科創板目前申報了五十家八十家,第一批已經開始了。未來不是八十家,新的科技企業應該像我們過去的上市公司有三千家五千家,未來在這新的三五千家企業里面,通過比賽,出現一批像華為那樣的公司。這是未來二三十年我們要期待的。這個期待就是我們今天做股票投資的人需要關注的。

  劉:那從具體的板塊來說,比如說現在資本市場上新能源、5G(第五代移動通信網絡)、醫藥,特別的火,您怎么看。

  戴:現在股票市場上漲的第一波,什么5G概念,都是虛幻的,沒有真技術的公司股票先漲起來了。第一波漲的都是馬前卒,先鋒,但基本上都是“烈士”,好公司應該在后面慢慢出來的,但是這些先漲起來的概念就預示著一個方向。

  劉:您覺得大概要多久這個好公司會慢慢冒出來啊?

  戴:就像我要做這個產業,我自己知道一個周期,要拉人、拉隊伍、搞實驗、做研發、做成產品到商品,這過程前前后后沒有七八年,怎么可能有好的東西呢?

  劉:我們要投資一家好的公司,他本身要沉淀這些價值是需要時間積累的。

  戴:沒錯,真的好公司是賽出來的,所以最好的東西是大家看不懂的。看懂的事情大家都會做,一堆人干。

  用人要用能夠做增量和創造的人

  劉:您是新滬商大商學院的導師,作為師傅,您最希望他們從您身上學到的是什么呢?

  戴:學經驗教訓,至于說怎么學創新,我覺得創新是天生的,學不來。創新就是不安于現狀的這種性格,是骨子里的東西,學不來。

  劉:那您曾經誤判的經驗教訓,有這樣的案例可以分享么?

  戴:誤判的主要是人不是事,對人看錯了,事情沒有看錯。我這個人經常靜下心來思考各種各樣的未來,所以對這個時代的節點我是能把握得蠻準,倒過來弱點就是判人,判人就需要跟人多交往,喝酒、打牌、旅游,一起混。

  蘇:您能不能告訴我們,看人最主要是看什么?比如我們經常講德才兼備或是其他能力等等,有沒有一些核心的,根本的東西?

  戴:不同場景要各得其所,用人盡量要用能夠幫你做增量和創造的人,最好這個人他能幫你創造十分自己要一兩分。最怕這個人想要十分自己只創造一兩分。人都有貪心,你可以批評他貪婪,但是他要的從哪里來,是他自己創造來的還是從別人那里再分配來的是有區別的。有些人很會鉆營不創造,有些人創造,但也要鉆營。

  蘇:但是他可能是從增量當中拿到一部分。

  戴:他應得的對吧,所以不同場合用不同的人,應該這樣說。

  蘇:今天聽了戴總的一番談話,我們看到情懷和追求在戴總身上顯得特別突出,但是更重要的是戴總在這個過程中有一個良性的發展,在情懷和商業之間找到一個平衡,然后不斷地推動事業的發展。

加好友dznc00進兔期妹粉絲群!~


  推薦閱讀  

?. 8.10:明明是最完美的操作,怎么還是虧錢?|期貨歷險

?.  李公然:焦炭暴跌原因及后市簡析 | 獨家觀點

?. 鐵礦頭肩頂形成,油脂底部啟動!| 技術解盤

?.  投資者的江湖氣:住不起的酒店,笑著買斷!| 投資八卦

?.  鐵礦走出四連陰,永安卻在買!買!買!|持倉八卦

?.  貨幣寬松與貿易摩擦并存,大宗商品小周期拐點隱現 | 研報精選

?. 8.5:110%我沒抵御住誘惑,后來浮盈居然漲到了155% | 期貨歷險


相關新聞

【永安農產品】蛋白回歸基本面,菜粕未來還存在哪些不確定性 | 獨家觀點

【永安農產品】菜油短期供應仍充足 | 獨家觀點

鐵礦已有苗頭,滬鎳再創新高?| 小郁看盤

何妍:印尼政策又現反復,妖鎳風波再起 | 獨家觀點

我的鋼鐵網甘遐勇:下游無力,“金九銀十”可否迎好消息?| 獨家專訪

今日熱門
六开釆彩今晚开奖结果